温馨提示: 您现在添加的产品 需要企业管理员进行权限分配,您当前使用的账号不具备权限分配功能,因此您不能添加购买此产品。如果您需要使用此产品,请联系贵公司管理员进行 登录分配给您,或 注册企业管理员用户。


领军人物

当前的位置:首页 > 领军人物

梁桂刚:一个70后退役军人的创业之路

潘国尧 原创 | 2015-11-18 09: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森岩 梁桂刚

感恩昨天 把握今天

—— 一个70后退役军人的创业之路

文 潘国尧



        在百度上搜武汉森岩科技,只能搜到公司的主页上有几个主要业务的介绍,很少能搜到相关的新闻报道;再搜森岩科技法人梁桂刚,除了曾经入围2014年武汉市十佳雏鹰创业型企业外,关于这个人物的其他活动报道,也是寥寥无几。对于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家将被作为《领军企业家》杂志2015年10月号的封面人物,记者着实对主编的思路摸不透。但是主编让我无论如何得去一趟武汉,“而且要趁早,这人特别忙,企业做了不到三年,业务突飞猛进,公司尚未架构好,什么事都得靠他自己在打理,联系好了,就速战速决。”按照主编的指示,在9月中旬的一个早上,记者只身前往位于武汉江岸区科技园的森岩公司。

        司机把记者接到公司楼上时,梁桂刚正在主持一个内部会议,门外还有几拨客人在等着见他。因为主编曾告诉记者,梁桂刚第二天要去台湾东海大学游学及考察相关金融和投资业务,所以对于这个等待,记者是有心理准备的,随后就指挥武汉约来的一个摄影记者先绕着公司内外拍起照来。当我们推开梁桂刚办公室大门时,赫然发现有一支老旧的微冲和一支同样老旧的自动步枪斜靠在大门内的影壁下方。摄影记者要拍,记者劝住了他,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主人收藏的废弃武器,不方便传播的。据此,关于梁桂刚有较深的军队背景的传言算是先得到了证实。

        半小时后,梁桂刚结束了会议,快步走进办公室,说一大早就开会,连电脑还没打开呢,“没办法,天天这样,听说你们要给我做封面,昨天还在高速公路服务处花20分钟染发呢,人不到四十,头发白了一半了,唉,做企业,难啊!”记者眼前的梁桂刚,敦实的身材,笔挺的腰板,加上爽朗的笑声和飞快的语速,即便在办公室找东西,也是快步如飞,显示出标准的军人作派。

        我这20多年

        按照人物采访的基本套路,记者要梁桂刚简略地介绍自己出道前后的基本情况。但是梁桂刚似乎更愿意介绍他的森岩,说自己这个公司是2011年4月27日注册,2012年9月11日正式开业,“上周我们刚刚举行了公司成立3周年的庆典活动”,梁桂刚。说实话,一个才成立3年的高科技公司能做到年营收五六千万的规模,这在全球实体经济形势普遍不景气,国内经济进入调整转型新常态的今天,是有点超出人们常规的思维模式。关于这一点,记者前几天搜索森岩公司的相关新闻时就心存疑虑。

        接下来的问题肯定是为什么能选择做一个企业家的一些因故关系了,“其实我并不是武汉本地人,老家是山东青州的,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可能与武汉八竿子都打不着。”梁桂刚所说的“偶然机会”,是指1992年发生的日后可能改变梁家整个家族命运的入伍机缘。梁桂刚出生于1976年,“那年我初中刚毕业,16岁”,梁桂刚介绍说,十六岁的年纪,按照现在的制度,肯定是不允许服役的,但当时是允许的,一些文艺兵甚至14岁就可以服役,这与当时军队的实际情况有关。

        梁桂刚是以当勤务兵的名义服役的,当时达到一定级别的部队首长家里是可以安排一个司机和一个勤务兵的,应当说,一个出身穷苦的农村孩子,如果能通过这样的渠道入伍还是很能吸引人的。当然一般家庭的孩子也是很难获得这种特例,“这里面确实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因为我亲叔叔也曾经是军人,他的战友刚好又做了我们家乡县的人武部领导,那一年空军部队到我老家招兵,需要替部队首长物色几个年龄较小的勤务兵,就这样我破格进了部队。”对于这个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桥段,具体细节是怎样的,梁桂刚也回忆不起来了,毕竟那时他还没真正成人,给他设计未来人生轨迹的是族人和家长。

        部队工作两年后,经过在大别山部队基地六个月封闭式文化课补习,顺利考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通信学院,在校期间,他知道了什么叫信息技术,包括有线通信,无线通信,卫星通信等,这些技术与以后他所从事的物联网技术之间是有一定的关联的。毕业后被分配到部队的通信团工作。按照梁桂刚的解释,他今天之所以敢于从事信息技术的整合业务,都是毕业后那几年打下的扎实技术基础使然。当然,在决心创业之前,他也确实一直与经营活动有瓜葛,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即便自己对行业对技术都有很好的了解,也不敢试水做企业的。而关于企业家出身方面的大数据也表明,约80%的企业主有过参与销售和采购等经营活动的经历。

        2008年,梁桂刚退役了,没有选择回山东老家,他选择了武汉,在一家央企的湖北分公司担任行政总裁的工作。这个短暂的经历为他日后能自己打理企业打下了良好的管理基础。不过,湖北的这个国企分公司在资本运作上的一些活动涉及的层面很高,有的生意都做到了国际上,身为行政总监,他擅长的经营领域却一直充当着门外汉的角色,这对于心气很高的梁桂刚来说,是忍受不了的,尽管国企分公司行政总监的职位也不是一般人能争取得到的。

        梁桂刚果断地选择与国企拜拜。在此后一段时间,他利用一些军工企业改制的机会,参与了某军工企业河南办事处的军民两用产品的销售工作,同时还把湖北空军部队的营房、弹药库、器材库、油库等监控设备安装业务和一些电力设施改造业务都承揽下来,虽然是个人单打独斗,但在军警安防信息化领域开拓和积累了不少业务渠道。“这些业务经历构成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约一千万元),有了这点家底,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梁桂刚说。

        2011年,梁桂刚成立了武汉市森岩贸易有限公司。此时他还只是把公司定位为贸易层面,因为此前就有良好的业务渠道积累,森岩贸易公司成立不久,梁桂刚就承接了湖北移动的基站设备更换调试、河南省电力公司配电设备智能物联网管理系统等一批较大的工程业务。因为业务大多涉及高科技领域,一年后,梁桂刚把立足贸易的公司更名为“武汉森岩科技有限公司”,虽是一词之差,公司的发展方向却大不一样了,梁桂刚把更名后的公司定位为“以物联网为核心业务,集相关产品的研发、制造、运营于一体,专业从事系统集成、应用系统开发、信息安全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应当说,此时的起点已经不低了。

        随着第一代军警装备安全管理系统的研发和试用,以及在河南和山东了成立办事处,此时的森岩已经形成了智能电力、智慧水利、军警装备物联网等三大板块并行的业务格局。到2014年7月,在相关各方的支持下,梁桂刚果断地给公司注资,注册资金增至1050万元,开始在更高起点上开展智慧水利(开放式一体化自动水生态监测站)、智慧工业(数控装备行业物联网管理系统)、智慧军警(军警装备物联网管理平台)等业务,他想把森岩公司提升成为武汉市乃至全国有影响力的生态物联网系统集成方案的提供者。

        至此,森岩的超常规发展模式引起了外界的高度关注,2014年,公司被列为武汉市政府重点扶持的高科技物联网企业,并入围市十佳优秀创业型企业,同时荣获多项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申请了多项软件著作权证书,且通过了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因为得到政府的重视,森岩得以与武汉理工大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的产学研活动,并在武汉理工大设立森岩科技奖学金,公司也成为该校大学生的实习就业基地。曾经的信息技术业务员梁桂刚则数次堂而皇之地在武汉理工大的讲堂上结合自己的创业实践给学生们授课。

        梁桂刚和他的森岩不会止步于既得利益,今年的6月,公司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变更为武汉森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进入“新三板”辅导期,梁桂刚告诉记者,最迟2016年的春节前后,公司将如期在“新三板”上市。“你问我十五岁那年离开家乡后都做了些什么?我就做了这么多,尤其是最近三年来,我感到过去的20多年加起来都没做过那么多的事,快到中年了,上天大概需要我承担更多吧!”与记者聊起这些年自己走过的人生轨迹,梁桂刚的话语中有种超乎年龄的沧桑感。

        我的生意经

        “常常有大学生问我,你一个从部队出来的人,怎么能在今天做一体化的监测系统软硬件设备这种科技含量相当高的产品?你为什么能够在短短三年间做成武汉市有影响力的物联网企业?我说,我是通信兵出身,但我懂得这一行那些最基础的东西。说是高科技,其实在我眼里无非是把甲的传感器,把乙的信号,通过丙的平台传播到丁的电脑显示器里,这就是我现在在整合的系统工程。实际上,这也是物联网的精髓。”作为工信部领军企业家中的一员,梁桂刚对于自己企业所从事的核心业务有相当清醒的认识。在与梁桂刚的深入交谈中,记者发现他最愿意谈得还是创业初期的那些生意经。“我在通信学院时积累了一些技术资源,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我常常为部队的一些装备提供包括电子标签在内的信息化服务,包括给部队的仓库安装监控设备等活,这个过程中常常会有一些意外的发现,有时甚至是一些意外的收获,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发展机会,并及时展开行动,那你也许永远只是一个安装设备的蓝领工人,或者一个只承接小生意的公司小老板。”

        在与梁桂刚的深入交谈中,记者发现他最愿意谈得还是创业初期的那些生意经。“我在通信学院时积累了一些技术资源,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我常常为部队的一些装备提供包括电子标签在内的信息化服务,包括给部队的仓库安装监控设备等活,这个过程中常常会有一些意外的发现,有时甚至是一些意外的收获,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发展机会,并及时展开行动,那你也许永远只是一个安装设备的蓝领工人,或者一个只承接小生意的公司小老板。”

        梁桂刚介绍说,2013年的时候,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领导,并接到了一些小项目,通过这些小项目,领导们推荐他与水利部相关部门取得联系。部里专家告诉梁桂刚:中国有7大水系,8万多个湖泊水库,共有7600个直属水利部管理的水文站。专家希望我的企业能用部队的物联网技术把这些湖泊和水文站联结到一起。领导说,这之前他们要了解这么多水库、湖泊、水文站等情况只能通过电话、图片传真甚至工作简报等相当落后的通讯手段,如果用物联网技术,把这么多水库等情况实时地以视频技术集成到一个平台上,实施远程智能监控,使得大家能在第一时间观察和了解各个水文站的实际情况,同时进行大数据采集可视化,那你就是做了一件天大的事。

        梁桂刚发现这里面有戏,自己过去在军警装备物联网业务板块上的那些技术基本上能对得上号。湖北是个湖泊大省,梁桂刚回来后就跟长江水利委员会科学院联系,但是有领导认为他的公司规模不够,怀疑他能否把专家说的这个远程视频监控平台系统做起来。为了打消领导的这个疑虑,梁桂刚就通过武汉市政府和江岸区区政府相关部门的从中撮合,与武汉理工大搞了一个产学研项目,在该校成立了联合实验室。经过大家的努力,成果出来后得到了水利部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的认可。“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基本做成了,我们通过卫星定位系统,通过整合传感器技术,图像分析技术,为一些有需求的水库等单位在我们的平台上做一个接口,然后利用传感技术搜集到各类数据并通过无线或有线方式实时提供给长江水利委员会长科院等职能部门,大大提高了基层信息向上级部门的传播效率。”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梁桂刚得到的肯定不是相关的业务收获,他由此深入到了中国政府部门最高的决策机构,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了那些高层政府官员所关注的一些重要信息。梁桂刚的聪明之处在于,他能及时地把这种官方信息升华为企业的经营业务突破口。

        此次前往武汉采访,按照原先与梁桂刚的约定,应该是9月17日接受采访,但就在记者准备出发前,他把时间往后推了一天,原因是17那天他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商谈一个特别重要的项目。“昨天下午我去拜访丹江口汉江集团董事长,商谈的一个项目,就是如何努力把丹江口水库水源地以及南水北调沿线的生态环境实施动态监测和综合治理”,梁桂刚与那位国企董事长商谈的这个监测系统涉及不同时间、不同尺度和空间分辨率的遥感影像,数字高程模型数据,高精度的无人机航拍数据等进行高科技空天地一体化的监测系统软硬件设备。这个项目涉及到森岩的业务包括建成系统化的野外一体监测站,将监测站中的气象、大气环境、水文以及视频等多种信息汇聚并传输到后台监测平台,实现对水文和自然环境的全自动一体化远程监测,并在丹江口水库进行规模化应用。

        梁桂刚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全部启动后,涉及的信息化业务投入将达到4.8亿元人民币。“现在政府对企业的支持不是像以前那样直接给好的项目,还为企业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和科研场所(科技型企业孵化器),甚至还能为企业直接提供启动资金。前提是,你所突破的业务项目必须对社会治理对生态环境治理等有相当大的促进或者推动作用,比如我们和丹江口水库的这个捆绑项目有望得到政府的专项水治理基金一亿元左右。”梁桂刚说,由于森岩公司目前的盘口不大,难以全部消解项目的资金落实,所以他昨天与丹江口水库方面商谈双方成立一个联合公司,政府批准的这个专项资金就由联合公司来独立运行,专款专用。“丹江口水库隶属汉江集团,这个集团是一个正厅级单位,按照正常的思路,这样的单位怎么可能与森岩这样的小公司合作呢?但是由于政府从中的撮合,加上我长期以来与长江水利委员会科学院等部门有战略上的合作,而我们森岩公司还是武汉市智慧城市产业联盟的成员单位,有了这些过硬的要素,森岩才能参与到这个项目中去。”梁桂刚说。

        付出总有回报,梁桂刚日复一日的努力不但把森岩推向了武汉市闻名的创业型高科技企业行列,企业的影响力日渐扩大,武汉市政府把他上报工信部,成为工信部武汉大学领军人才班学员,并有幸参加了清华大学主办的领军企业家开班仪式,他是湖北的学员代表,“这表明有关部门充分认可了我这三年来的努力成果,同时,我也能通过参加这样层面的活动,认识更多更高层面的企业家和学者,这对于我开展经营活动是非常有益的。”对于外界不断给他创造的良好环境,梁桂刚以他山东人的务实作风和军人的耿直,又直接把这种荣誉归属到了他的生意经中!

       我的人生观

        尽管梁桂刚现在在武汉本埠已经是个“人物”了,但是说起他的成长经历,他还是念念不忘部队这个大学校赐予给他的那些特殊的经历。一般说来,去给首长家做勤务兵,没有给首长做警卫员或者在一些部队机关做文员那样好听和体面,但是出自山东青州贫困农家的梁桂刚不这么认为,“我小时候是不是特别机灵,是不是特别聪明,这些我自己都不好说,但我的人品肯定没问题,因为整天在首长家服务,对人品的要求是很高的。我服务过的几位首长,他们现在有的退休了,有的还在政府任职,多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很好的私人往来,现在他们有的成了我公司的高级顾问。曾有首长很欣慰地对我说:过去,你为我服务,现在我退休了,我就为你服务。我想,这就是他们对我人品的最高评价。”说起部队的那段经历,梁桂刚尤其对自己的人品评价特别在意,这种评价不在乎那些曾经发生的细节或者桥段,在乎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和谐相处。

        虽然现在事业有成,梁桂刚还是非常感谢在部队工作生活中的收获,“我本质上是一个质朴的农村孩子,但是在与部队几位首长的多年接触中,他们的人格魅力,他们的处理复杂人际关系的能力,他们的解决问题的能力,甚至他们的人生哲学,都在我人生成长的关键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些东西也成为我自己现在做人做事的原则和方法。”梁桂刚以他齐鲁汉子的忠义阐述他与部队以及首长间的这种特殊的关系。

        至于那些世俗的收获,比如送往迎来中如何去沟通,如何去表达自己的诉求,如何去达成谅解等等技巧,梁桂刚也不想避讳。这些本领,在他现在从事企业的管理活动中依然在进一步地完善和发挥着作用。森岩公司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成为武汉市一家知名的高科技企业,没有靠关系,因为梁桂刚不是官二代;也没有靠祖上庇荫,因为他也不是富二代。许多跟梁桂刚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很好的合作伙伴,或者成为朋友,大家对他的评价,就是坦诚,可信赖,“包括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武汉市和江岸区政府的一些机构管理者,包括武汉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清华大学领军人才培训班,甚至你们的杂志社的领导,我们都能很好地聊到一起并能在一些合作项目中达成共识。”梁桂刚说。

       人这一辈子,机遇确实很重要,梁桂刚直言不讳:“如果我当初不是入伍到部队,因为家里穷,初中毕业后,也不可能再往上读书,肯定也不可能考上大学,那么我现在可能还在胶东半岛的土地上忙碌。”对于这一点,梁桂刚始终是有感恩之心的,不管这种机遇是否是指哪个具体的恩人给的,在梁桂刚心里,部队永远是他的第二个家。“记得年前与妻子一起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回老家,在济南至青岛的高速公路上,妻子指着路旁骑三轮车拉客的男人说:如果那年你不被选拔到部队上,你可能也在干这个活养家糊口。”梁桂刚觉得妻子说的是大实话,尽管他并不认可这种以人的职业来衡量人的成就的看法。

       我的忧虑

       作为一个70后创业的复员军人,梁桂刚至今一直为自己的战友中只有他成为一个自主创业的企业家而感到自豪,在他看来,做企业确实很难,很辛苦。老实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的第一批成功的企业家,包括出身农村的乡镇企业家,有很大一部分是在部队这个大学校里经受过考验的,其中的50后60后退伍军人创业家成为了一代人的楷模。但是在现在的形势下,70后创业家中,军人出身的比例在急剧减少,能够在传统产业中脱颖而出的就更少,而在科技含量较高的产业中,经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创业的比例较高,像梁桂刚这样本身学历并不是很高,又是军人出身的70后,却在高科技行业中能谋得一席之地,几乎是凤毛麟角了。

       这背后的原因,梁桂刚认为最主要的就是70、80后这一代人与他们的父辈比,还是欠缺吃苦耐劳的品格,这是这一代人身上的普遍硬伤。梁桂刚回忆起自己最初跑业务时的一个艰辛桥段,那是他参与一个项目的经营活动,曾经在一家企业的门口为了见他们的项目负责人,在最热的9月天,又是在武汉这个著名的火炉城市,他从早上8:30一直等到下午5:30,终于等到了客户。当他站起来与客户打招呼时,却发现自己的皮鞋居然已经被灼热的地面烤化掉了。客户问他脚上怎么了,他说从早上八点半一直到现在都在这里等啊。客户为他这种执着和坚韧的意志所打动,终于签下了270万元的赞助合同。

       也许这样的故事在前几辈创业家中比比皆是,但是在70后中,能做到像梁桂刚这样站化掉皮鞋的,绝对是很难找到的个别现象,“这一代人包括后面的80后,普遍吃不了苦,很多人就是给人打工,也是三天两头的跳槽,诚信度较差,之后的90后则是沟通能力、融入社会的能力较差,这几代人今后会怎样生存和发展?个人的感觉,靠这些人去支撑一个社会,比较难,很多人可能只能以给人打工甚至依靠上一辈人的庇荫或者国家越来越完善的社会福利体制才能存活。”对于一代人的忧虑,尽管未必全面和准确,却反映了梁桂刚作为一个过来人的真实感受。

       在回答了几个记者关心的其它问题后,梁桂刚最后又强调了自己对成功的看法,他希望自己的这些观点能为大家所接受:“这些年,我自己也常常回头看看走过的路,觉得也不能把成功单纯地归到自己能吃苦,自己勇敢,自己能坚持等基本的成功要素上。可能很多同龄人会反驳我:你的这些成功要素,我并不缺,可能我在有些方面甚至比你更强,为什么我就不能成功,而你能,难道你没有在首长身边的那几年历练,光具备这些就能成功吗?但是我也可以反问,很多人可能有比我更好的机会,为什么你就不能把握住?是不是在你的人生字典里缺少了我上面例举过的那些要素?要不,我的那么多战友,为什么就我一个人在硬扛着做企业,硬扛着要把企业做到更强大?所以,能吃苦,勇敢,能坚持,这些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环境、机遇以及把握机遇的能力,这些只是客观条件。”梁桂刚最后说。

       对话梁桂刚

       专访结束后,记者与这位军人出身的企业家进行了一段坦诚的对话,尽管因为期间总有人进出他的办公室说事办事,尽管电话微信不断,但是精力旺盛的梁桂刚还是做到了有问必答,其中不乏精彩之处。

       Q:你现在长袖善舞,与官产学研各界打得火热,说说你跟他们打交道的真实感受吧。

       A:官产学研各界,只要给我接触的机会,我都能按照我的做人原则和做事风格,把渠道最优化,为利益最大化去创造最好的方法和途径。不过,说到如何与政府打交道这件事上,我比较推崇万达老总王健林的那句话: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现在我们基本上形成了这样的合作思路:地方政府推荐——了解部一级领导对高科技企业的要求——找科研机构进行技术合作。目前公司主推的还是涉及到水生态物联网的相关业务。

       Q:平时关心时事政治宏观经济形势吗?

       A:我以前做业务,不太关心你所说的这些,但是自从企业走上了规模发展的轨道后,我就强迫自己去关注宏观经济层面发生的事情,比如长江经济带建设,东中西部的产业转移问题等,因为太忙,至少每天的新闻联播我会很认真地看,用心地去发现和理解一些政策性的东西,特别是国家对小微企业关怀的一些新闻我会产生强烈的共鸣。比如国家今年投入8000亿元用于水利建设和治理,我就从中发现了很大的商业机会,这促使我们森岩坚定不移地把水生态物联网作为我们的核心业务加以发展。

       Q:你一般每天怎么过的?

       A:我基本上每天都这样过,从早上九点一直谈到晚上的五六点钟,每天都有人来,政府的,银行的,客户,投资的,还有员工,通常的情况,是谈着谈着就到了中午,甚至到了下午,突然发现,电脑还没开呢。

       Q:家里的情况如何?

       A:我结婚也晚,一直到34岁那年才结婚,35岁才要了小孩。爱人是山东老家到武汉读大学和工作的,比我小六岁,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她是湖北中医学院的研究生毕业,学历比我高很多,目前在武汉的一个医院上班。我的另一个巨大的收获是家里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儿子,他们总是带给我无限的欢乐。

       Q:你怎么看年轻人创业?

       A:总的说来,现在年轻人创业很难,主要的是他们手头没有资源,比如社会资源掌握在50后60后手里,资本掌握在先富起来的那一些人手里,一些年轻人创业主要是靠政府的政策在推动,但是刚刚研发出一个技术,别人出一百万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它拿走。因为市场其实并不掌握在年轻人手里。即便是像森岩,上海也有一个投资公司开价2亿元想买走,因为他看中我全国的水生态物联网未来的市场潜力,还有军工的背景。但是打死我也不卖!

       Q:你觉得现阶段企业管理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A:还是人的问题,我们公司有8个研究生,其中有6个被华为撬走了。我们给六七千的工资,在武汉算是不错了,华为说我给8000,还给你解决住宿,他们就走了,很无奈

       Q:你怎么看军民融合发展的问题?

       A:大道理讲不来,但是作为一个有军工背景的企业家,我更愿意往军工企业方向发展,说个大话,我有个理想,就是想做中国的洛克菲勒马丁公司。我现在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武汉XX有限公司,其前身XX军工军品部,是专门研发生产军用装备的,底子非常好,2000年企业改制,改为有限责任公司,军工企业所需的全部资质他们都有。但是改制并没有改变人的观念,企业股东的平均年龄竟然有60多岁,我已经融资上亿元资金收购这个企业,主要做军用激光枪,军用机器人,军用无人机。我还有个创意,这个公司我全资控股后,准备向空军有关部门买一架退役的歼7飞机,旁边还要搞一个导弹模型,我把它们停放在企业的门口,显示这将是武汉市第一家纯民营的军工企业。

       Q:你怎么看企业家的健康保护问题?

       A:我今年才39岁,却有中度脂肪肝,还有血管瘤,双肾结石。现在每天要喝半斤白酒才能入睡,喝酒很厉害,喝得吐是常事。因为我的压力太大,这些压力主要来自竞争对手,比如森岩是武汉市的智慧城市产业联盟的成员,按理说,武汉的智慧城市建设应该有我的份,但是腾讯马化腾来了,拿走了武汉市全部的智慧产业,因为他整合了全国有名的十八家大的公司,他们很多都是主板上市的公司。在这样的压力下,我必须天天去争取,去应酬。我想在一些合适的场合去呼吁,国家在政策上在资金上说是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但是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只认T(腾讯)A(阿里巴巴)B(百度)这些公司,大型民企在地方政府的极力追捧下,在银行的大力支持下,其行业垄断的趋势甚至比原先的国企垄断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个压力来自银行,像我们这样的公司,银行根本看不上,一千万以下根本不让放贷。如果是TAB,要投资十个亿,银行会毫不犹豫地放贷或授信。我押房子一百万,银行说看在面子上才给你贷70万,这区区70万给我员工发工资还不够。

       这两座大山压在我身上,我还怎么做到健康?我天天失眠,不喝酒,根本睡不着。王均瑶38岁就走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他们主要是被市场,被同行中的大佬,被资金等给累死的。我现在做的行业前景很好,但是确实很难,我必须撑下去,身体健康方面,只能先放一边了。